裴宴待人冷漠又倨傲,她没有想到这个叫赵振的车夫也好,扶她的小童也好,都是和善而又温暖的人。

来人十五、六岁的样子,前世郁棠见过,在李家一个田庄里管帐,她曾听李家的人说过,他曾经做过李竣的贴身小厮,李竣死后,李家看在他曾经服侍过李竣的份上,给了他一份比较优厚的差事。

  看着洛缇脸色有些缓和,宋菲作死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洛缇你别生气了,看看乌云,它真的很可爱。”

  宋菲皱眉:“细雨,你有没有听见声音?”

裴宴却在和裴满讨论喝什么茶。

  正是昨晚被宋菲划伤脚的刺客,出乎宋菲的意料,这是一个比她年龄还小的少年,畏畏缩缩地坐在那里,仿佛想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半点看不出之前挥着石矛刺人的凶狠。

  再一想,宋菲越觉得是查娜的可能性大:“第一,查娜一向看我不顺眼,今天她就屡屡找我茬,想害我被首领惩罚,第二,刚刚送烤肉来的女人也很奇怪,她把肉给我之后还在帐篷外不走,似乎想确认什么,而且她是今天一起去砍竹子里的人,总是帮着查娜,她们两应该熟悉。”

陈氏就关了门审郁棠:“小川一个还没有三尺的童子,又在县学读书,怎么突然跑来找你?”

伺候的是这样一个主子,他又是一个靠着“神仙打架”才保住了自己总管事地位的人,哪里还敢在裴宴面前玩心眼?

郁文道:“我知道怎么说了,你去陪你姆妈吧!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我听说杨御医过几天要来给裴家的大太太把平安脉,想请他过来给你姆妈瞧瞧,你盯着你姆妈,别让你姆妈受了凉——受了凉,就得等病好了再开补药,杨御医未必能等到那个时候。”

就算是道听途说,主子们想知道,你也可以说出来逗个乐啊!

什么时候一个普通人家的小事也归到他手头上来了?

郁棠在心里冷笑。

宗房的被旁支这样地拿捏,众人又想到刚才在裴府外面,李端兄弟一马当先,李家宗房的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心里不免都有些不舒服。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义愤填膺地跑到了车夫身边,狠狠地踢了那几个小混混几脚,对郁棠道:“郁小姐,还好你没什么事。我来的时候已经吩咐小厮拿着我大哥的名帖去了衙门报案,捕快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不仅宋菲对草药有些研究,明空也掌握了很多经验知识,两人都为对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其他的乡绅也都纷纷上前安慰卫老爷。

他一把拽住了李竣的胳膊,态度坚决地对郁文道:“郁老爷,事关重大,来的突然,我想阿竣需要回去好好想想。我们就先告辞了。等有了什么消息再说。”

“郁小姐。”李端待两人说完了话,立刻做出一副愧疚的模样,“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这就把大总管叫来问清楚了。”

郁棠笑得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儿,忙将那锭银子揣在了怀里,然后和郁文去了陈氏那里。

胡兴脸上依旧笑得亲切,可后背却出了一身汗。

陈氏的声音在后院响起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不是说让你去买两只桂花鸡回来吗?我等会要带去大嫂那边招待媒人。”

什么?!

难怪汤知府在临安当了足足九年的父母官才调走,就这息事宁人、两边讨好、不敢担当的懦弱样子,能做大官才有鬼!

  她们这些经常在外捕猎厮杀的勇士,对处理外伤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卫小山就是李家杀的。

“没有这个意思?”郁棠不依不饶,李家敢这么做,她今天就敢给李夫人盖这么一顶大帽子,让大家都知道,李夫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有这个意思就敢绑架我,若是有意思,岂不是还要杀人?”

  宋菲后来看了两眼,不确定这是黑曜石还是燧石,毕竟燧石也有黑色的。还是洛缇说她也有一把,两把石刀相碰撞,溅出明显的火星。

郁棠有些后悔当初父母提起卫家那位表小姐的时候她没有仔细地打听一番。因而等到郁文和陈氏从郁博那边回来,郁棠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去了父母的房间。

  冯琴脸上的笑容转深,暗光在她的蓝眼睛里流转:“如果某一天我死了,我的小奴隶一定要陪着我,就算是死亡,也不能让我们分开。”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污污视频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